.:.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东京经历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东京经历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313
威望: 324 點
金錢: 1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东京经历



  我作为交换生来到日本已经两个月有余了。



  【……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 还有啊,要是公寓不好就换一个嘛,你爸你妈怕你乱花钱,阿姨给你!】我一边喝着牛奶、往嘴里塞着饼干,一边听着【x信】里小姨发给我的语音讯息。



  虽然有点不太耐烦,但得到亲人的关心还是高兴的,小姨可不像我那撒手不管的父母,很母亲相差十几岁的小姨从小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样,关系很好。不过就算是这样,小姨还是阻止不了我父母的决定。



  是的,我到日本是我那杀千刀的老爹的决定,他和老娘一直看我不顺眼,因为我不是那种听话的乖孩子,虽然小学中学一直都是能被他们吹嘘的好学生,但是高中以后,自我意识启蒙,对于世界有了自己的思考,有自己喜欢的音乐,有自己喜欢的书籍,有了自己的价值观的我自然就不对他们言听计从了。可就算这样,他们还是干涉我上的大学,即使高考分数不太够,但过了一本线他们就能通过熟人从中操作,不仅干涉了我想去的大学和专业,在上了大学后还是觉得我无所事事在混日子,居然让管事的副校长把我塞到了交换生的队伍……妈的,为了看动画漫画玩游戏学了日语真是天大的失策。



  「没事,没事,这里住的还可以……就是——」其实我现在住的并不太好,然而问题并不在硬件。



  我因为是交流生而且是临时添加的,学生寮没有给我留出房间,大学的校务办公室只能帮我在学校附近推荐公寓,而大学附近的规划自然没有高层高级公寓,我现在住的就是已经有了二十年历史的二层普通公寓,不大不小,也干净整洁,本身就比较内向的我也适合这种安静的本地人的居所,要是让我去各国留学生都有的宿舍反而不习惯吧——但是,这里似乎也有着我不为人知的隐秘。



  【就是什么?……所以就说啦,小姨帮你找了,实在不行我下个月去日本帮你买一套房子,就当投资了。】啊呀呀,听着手机里传出来语气干练泼辣的女声,我顿时摇了摇头。



  「小姨,你就这么想我吗?」



  之后小姨半天没有回话,等我都要放弃了,收拾好东西要去上课时,手机才突兀地响了起来。



  【……你……别胡说!人家才没想你什么的,你别瞎想!~ 】我都能想到小姨在海的对岸抱着手机羞红了脸的可爱模样,虽然小姨已经年近三十,从曾经的少女变成了公认的成熟女强人,但我还能刺激出她内心的女人味。



  我坏坏地笑了笑,「走之前在小姨家的那次已经两个月了吧?也是啊,那天虽然姨夫不在,但是侄女还在旁边睡觉,所以只能轻轻地弄了。」之后又是半晌的沉默,【哼……还有没有良心,那孩子可是你的——】我赶快按掉了语音,我知道小姨要说什么,也正因为这样,我才不干去探究。理论上来说我也是不信小姨那个看似体面其实唯唯诺诺的丈夫能让她怀孕……算了,想这些干嘛,本来要调戏一下小姨结果弄得自己担惊受怕。



  其实我也是想小姨了,毕竟在这化外之地,人生地不熟,语言习惯也没改过来,更别谈满足自己的性欲,天天只能撸管解乏了。



  我挎上了自己的邮差包,穿好鞋子,锁好了房门就要离开,可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名矮小的老奶奶在浇花,穿着针织毛衣留着短发的奶奶和蔼可亲,认出她的我马上上前打了招呼。



  「本田奶奶。」



  「啊,是小序礼啊~ 」



  老人的声调很有日本人的特点,但笑容却不似其他人弄虚作假。



  「本田爷爷呢?」?「他去书店了……对了,今天晚上要不要来一起吃饭,爷爷他说还想和你下两盘棋。」?「恩恩,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本田老夫妇是这栋公寓的老住户,也是我到日本后遇到的好人,对我十分照顾,后来我才知道,本田爷爷是在中国经历了童年的日本遗孤,回到日本上大学后留在了日本,结婚生子,退休后把曾经的房子留给了孩子,自己和妻子搬到了这栋小公寓居住。



  「不过老这么麻烦您们真是不好意思——」



  「不要这么说,」本田奶奶有些不高兴,「爷爷也很久没回中国了,很喜欢听你说现在的中国——他啊,虽然是个日本人也回到了日本,不过真不知道哪里才是他的故乡。」「是啊,爷爷说中国话还是一口地道的东北口音。」说到这里,老奶奶就像小姑娘一样笑了起来,她的那种开朗让我更觉得她是一名伟大的女性了,虽然丈夫心不在日本,还很中国的把养老的房子留给了儿女,却还是没有丝毫怨言,也许她真的爱她那个秃顶喜欢喝酒大吵大闹的丈夫到了极点吧。



  「那我走了啊——」?「一路小心——」



  可一转头我遇到了个认识的人……可这次相遇却让我的心情急转直下。



  来到二楼迎着面走过来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性,与普通的日本女人不一样,这女子身材高挑丰满,起码有一米七十,而且走路的姿势很挺拔,略微仰着头,让人觉得有些趾高气扬。



  虽然她长得以我这个中国人的眼光看都十分不错,却带了个老土的黑框眼镜,穿着朴素的长裤和圆领毛衣,即使是这样都掩饰不了她饱满的奶子和翘挺的肥臀。



  这个一丝不苟盘起头发却不愿意像普通女人浓妆艳抹的女人现在一脸不爽,用锐利地眼神盯着我——这个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的女人就是我的房东了。



  「佐藤太太早上好啊。」



  本田奶奶把身子微微先前一躬,名为佐藤的像教导主任一般的房东也点了点头,「早上好,本田奶奶。」啧。



  我心里一咋舌,这女人还是这副的样子,对公寓里公认的老好人都冷冰冰的好像看不起人家一样。



  突然我有感觉到了那凌厉的目光,女人居然没对我视而不见,而是还盯着我,盯得我发毛。最后我终于败下阵来,「早上好,佐藤小姐。」「恩。」女人抱着丰满的胸脯,她好像没意识到这种看似很有气势的姿势让她的奶子被挤得更丰满了。



  「垃圾按时清理了吗?」?「恩,我已经很清楚了。」「是吗?」女人的日语阴阳怪气,「你这个中国人也终于学会规矩了?」没错,这个公寓什么都好,但是就是这个女人有问题!



  「是是,本田奶奶教的很好。」



  要是之前我一定还和这个臭女人争论一番,但后来实在是没有心力了。



  「是吗?……我会一直盯着你,要是你——」?「佐藤小姐,你这么说会让邻居误会的~ 」「你!——哼!」说完女人生气地一甩头,然后也顾不得刚才的形象,放开胸脯攥着拳头就快步离开了。



  看着那女人左右摇摆的大屁股,我心里暗道那天有机会我一定把她狠狠按到地上当母狗……不不不,这还在人前呢。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阿拉阿拉。」



  本田奶奶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也别太欺负房东太太啦,她也不是真的讨厌中国人。」「什么不是……以前一直被她责备,虽然不会骂我但一直怪腔怪调的,什么都要说一嘴,根本就是看我不顺眼,我哪里惹到她了——不,这已经是种族歧视了。」「唉——」本田奶奶眯着眼叹息了一声,「其实啊,佐藤桑以前并不是这样的。」?



  「嗯?」



  「爷爷和奶奶我啊,以前是佐藤桑的邻居啊——那时候她还很温柔还不姓夫姓,虽然随着丈夫从乡下来到东京,但是完全不输给都市女孩。」唉?居然是乡下来的啊,这么说她那没什么品位的服装和比都市女性要强壮的身体也能解释了。?「哦~ ?那个恶鬼房东居然还有那种时期啊?话说是因为以前认识才租住到这里的吗?」?「恩,没错。」本田奶奶顿了顿,捶了锤腰,「我们其实开始也是照顾她的生意才决定来到这里的,这栋公寓是用她从丈夫那里得到的财产买下来的。」?「唉?……那这样那女人还对奶奶这么冷淡?」什么人啊?这种女人!有钱了就对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不冷不热了吗?



  「也不是啦,都是从她那个花心的老公和她离婚后,她自己带着一个女儿过日子,时间长了就变得那么认真严厉了……毕竟一个女人很不容易,之前又没有在会社就职过,只能经营这个公寓,虽然现在公寓很不错,但她也是怕被人欺负吧。」?「是这样吗?但是她为什么对中国人——等等,该不会?」?「阿拉阿拉,所以说小序礼很聪明啦。没错哦,她前夫就是和一个中国女人跑了。」果然是这样啊?!



  卧槽,我这也是无辜躺枪。



  「女人啊——」?本田太太也点了点头,叹息到,「女人啊——」「对了,奶奶,这栋公寓有没有遭到过小偷?」其实这几天我回到公寓后一直觉得屋里有点不对,好像有物品被挪动过,我也想找房东说的,可看那女人那样子,八成要被嘲讽【中国人】怎么样怎么样的。?



  「什么?」?「啊,没什么,可能我多疑了吧。我晚上会早点回来的,告诉爷爷我今天肯定还能赢他!」?「阿拉,那一路顺风哦。」虽然我觉得我是多疑了,但我还是安了一个摄像头在家,一个人在国外啊,总是这么担惊受怕吧。



  但那天,我的怀疑得到了验证。



  虽然摄像头没摆正位置,从书架上掉了下来,但还是记录到了房间的震动和我扔在地上的衣物的移动。



  从本田夫妇家回到房间后,那段视频看得我心惊胆战,我决定要报警,但又觉得证据不够,而且经过我翻找,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被偷。



  但第二天我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了,我的内裤似乎少了一条……生性随意的我这时也把回忆中的不安联系了起来,前两周,每次我觉得杂乱的房间违和的似乎都少了一件内衣,而且过了两天后那件东西又回到了房间——想到这里,我菊花一禁,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遇到了内衣小偷,而且还是个基佬!



  「好想回家!」



  【怎么了?!怎么了!?序礼发生了什么?!】听到小姨马上回复的声音,那个着急忙慌的银铃般的女声,我也冷静了下来。
TOP Posted:2018-01-20 13:28 | 回樓主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313
威望: 324 點
金錢: 1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不行不行,不能回去,万一被人知道了我跑路的原因岂不是一辈子都被嘲笑了,那个跪在我身下舔肉棒的小姨也会用异样的眼神看我吧——而且,听说同性恋者尤其是其中偏激的人对感情更为看重,要是被追到了天涯海角?



  110!我要报警!



  不过我也明白,这种不算证据的证据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而且还是男性内衣被偷,太耸人听闻了,于是我抽空又去秋叶原买了个更高分辨率的摄像头,并安装到合适的位置,有一个俯瞰整个房间的视角。



  那天是周末,我觉得内衣小偷应该不回来了,但还是要试验一次,于是拿着手机开启了监视的app。



  「呦西呦西,很清楚,书架对面的床,右边的书桌,左边甚至能看到玄关——」?「你在做什么?」一个认真地女声突然打断了我。



  「啊?……佐藤小姐!」



  「你偷偷地在做什么!」



  女人翘着眉毛严厉地盯着我,拿着质疑让本来心怀坦荡的我感到了心虚,「没,没,我要出去买东西……对对,我要看看摆件,家里有些空旷。」「……要出去吗?」女人似乎有点疑惑又有点高兴,可能看不到我了吧,「哼,那快去吧。」还用你说啊!?「还有哪里空了,那么乱的房间。」房间乱犯法吗!



  女人扭着大屁股就上了楼,我再次恶狠狠地猛看那穿在紧身七分裤里的两瓣大桃子,好像这就能报复她一样。



  为了防止那女人再找我麻烦,我来到了公寓旁的小公园,为了不影响到旁边玩闹的小朋友健康成长,我决定还是到树荫下偷偷地看监控。



  「不知道电量能维持多长时间呢?话说这样硬盘的存储容量够吗?」也许我盯着手机的样子太像玩【口袋x怪go】的猥琐宅男吧,旁边的家长都对我指指点点。



  「你看,长大了别像他一样,周末一个人打游戏,连女朋友都没有。」没女朋友怪我喽!要是我能动用小金库还不是到歌舞伎町到处找女人!



  「这就是宽松时代啊,你看明明高高大大却一点找女人的勇气都没有。」「是啊,是啊——」卧槽,我倒想有勇气去和变态基佬战斗啊!可那可是喜欢男人内衣的男人啊!



  就在这时,我手机的画面突然变化了。



  什么?小偷居然这么大胆?周末还要来?



  我刚准备报警,画面上出现的人却让我震惊到不知所措。



  偷偷进到我房间的人居然是刚才遇到的女房东——佐藤小姐现在完全没了平时对人爱答不理的高冷,略微弯着腰,四处看着,就好像小孩子找到了宝藏一样,最令我震惊的居然是她拿起了我放到床上的平角内裤。



  那可是我睡觉时候穿的,而且很久没洗了,上边还有大大小小的精斑,是前几天撸管后没擦干净留下来的。可就是那种脏内裤,那个盘着头发教导主任一样严肃地成熟女人居然直接放到了脸上,猛烈地吸允着,倒在我的床边的她把头埋在我的枕头上,一边闻着床单枕头的味道一边蹭着我的内裤。



  看到这里,我立马向公寓跑去,我跑步的速度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快,肯定比我当年百米冲刺的考试还要快,但我浑身有着用不完的力气,因为我心里充满了邪念,而且还在疯狂滋长。



  呵呵,臭婊子,终于被我抓到把柄了。



  第二篇



  女人并没有想到年轻男人会这么快就回到房间。听到门被打开的声响她还没从快乐中回过神,这一愣神,就让男子看到了她放荡的模样。



  虽然她努力装作镇定,但她的上衣从小腹被撩开,七分裤的裤链来开后露出了白色的纯棉内裤,一点都没有长辈的模样,没有作为房东、作为债权人的威严。



  我一步一步向背着双臂,发髻散开几缕头发的美妇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得意的笑容太过明显,佐藤太太眼镜后的面容除了潮红还有警惕和敌视。



  「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啊?佐藤太太。」



  我玩着腰双手按在床上,包围住了颤抖的房东,压迫着她,满脑子都是羞辱她揭露她不堪行径的画面,她羞愧的表情,被人指指点点无地自容的哭泣模样,到时候她还敢看不起我这个中国人?



  「我……」佐藤小姐干涩的嘴唇张了张,那干涩也许是因为之前自慰时候的发热造成的,但就算是如此,那小嘴也十分性感诱人,而后她抿了抿的样子更是让人怜爱——可没想到的是,她突然想明白了什么,脸色一变,冷冷地看着我,「我来这里怎么了?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破坏我的房子?!」说着还用一只手按到我的胸膛把我差点推翻,这不愧是曾经乡下来的女子,强健有力,「你倒是在做什么,质问你的房东吗?」佐藤太太真不愧是能自己把孩子带大的成熟女人,居然丝毫没有慌乱,反而质疑其我这个苦主,这让我是十分之恼火。



  「啊~ !」



  我的手摸上了她嫩白稍稍有肉的腹部,令人意想不到的结实紧致的触感让我一愣。



  「你做什么!」



  女人的手推着我的胳膊,虽然我之前被她差点推到,但毕竟是小伙子,而且身材高大,力量还是要比她大得多,这种无力地反抗反而让我享受到了她手掌的柔软滑嫩。



  「我做什么?在我的房子里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还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说着我另一只手【蹭】地一下就插入了女房东背部与床铺的缝隙,穿过了有着惊人弹性和肉感的臀部,她的臀部真的让我惊艳到了,小兄弟毫不犹豫地抬起了头。看着胸前变得生气的佐藤小姐,突然意识到她似乎也是个美人……但我终归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终于在她屁股下面摸到了我的内裤,狠狠地用力拽了出来。



  我拿着自己肮脏充满雄性臭味的内裤,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变得恐慌无助,甚至最后到了放弃,她有神严厉的眼睛冒着水汽。



  「你……你什么意思!赶快把这个脏东西拿开!」居然还在防抗,「什么意思?你刚才用我的内裤在做什么?房东小姐?」「什么……什么在做什么!我只不过不小心坐到了你的臭内裤,谁会——」女房东并没有说完就停下了,因为她知道了辩解是没有意义的,我把手机里的刚才录的视频调了出来,「你看看,这是在做什么?」「啊?偷偷来到男房客的房间,偷东西?你这个小偷,做了母亲还手脚不干净,而且还拿着我的内裤……啧啧,你看居然还闻着那些我的精斑,然后———」这时,我也愣住了,因为手机里居然传出了大声的呻吟,这是在公园时我没有看到的。



  画面里的女人把我的臭内裤完全按到了自己的鼻子上,大口吸着气,她的手在裤子里乱掏着什么,美丽性感的小脚翘着,足弓蹦起,连大胸脯都在淫荡的上下起伏,女人的眼睛失神着,嘴里嘟囔着,艳情地嘟囔着,「好臭……可是好好闻……」说着她把内裤留在脸上,一只手又摸上了自己的奶子,被包裹在上衣和胸罩里的软肉似乎让她更加兴奋,「……他肯定又是想着我射的……射了那么多,哦~ ——那个人,那个年轻男人看着我的屁股……他肯定是要强奸我,天天想着强奸我,玩弄我这身成熟美肉……哦哦哦,把我按在这个乱七八糟的房间里,唔~打我的屁股,唔~ 哦~ 」我慢慢地放开了女人潮热的小腹,手机里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让我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害怕,原来那个女人一直都知道我盯着她的身体吗。



  女人低着头,好像要把头埋到胸口,美丽的脖颈出着细汗,也不知道她是哭了还是怎么样,她的身体颤抖着,一双包裹在短丝袜里的小脚蜷缩着,脚趾乱动。



  「房东小姐你……」



  「都是你的错——」



  「唉?!」



  这时我一脸懵逼。



  「没错!」房东小姐抬起了头,此时她刚才的冷艳全无,红着眼,好像有些狂乱,「都是你,你这个中国来的年轻男人!像流氓一样看着我,每次遇到我都肆无忌惮地盯着人家的身体!」「人家?!」这是魔怔了?那个严厉地斥责我的房东太太居然会用【人家】?



  「没错!我好心帮你整理垃圾,你还是只会盯着我的身体,要是不对你严厉点你肯定就会得寸进尺,然后强奸我,把我囚禁到这个房间当——」「等等等等!」我向后退了几步,「明明是你偷偷进了我的房间拿着我内裤猛闻,是你欲求不满吧!」「我才不没那么淫荡!……都是你!是你看着我让我全身火热,那些孩子和房客从来不会反驳我,就是你还要讽刺我!你一定很有经验吧,对于我这样的成熟妇女,肯定知道我经不起你那种注视,玩弄我的精神……呜呜,把我诱惑到你的房间闻着你那个有着臭肉棒味道的内裤,然后用视频威胁我——」「喂喂!」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妙,总觉得事情好像不好收场了。



  「……」女人双手撑着地面哀嚎着低声抽泣着,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在哭,虽然她有几滴眼泪,却全身颤抖,而且在向前爬行着,向我爬行着。



  她的屁股左右摇摆,如同发情的母狗,一步一诺,丰满的身姿多情而摇曳,「你肯定要威胁我了吧,要我做什么……算了,反正我为了脸面为了保守秘密什么都会做,问了也是白问——」女房东的声音哀怨而婉转,迷离的眼神完全没有害怕,反而话里话外暗示着什么。
TOP Posted:2018-01-20 13:28 | 回1樓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313
威望: 324 點
金錢: 1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我穿着粗气,想着她话里的被动,【难道真的什么都可以吗?!】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但是我这个几个月没开荤的单身汉其实和这个欲女没有什么区别,她三十多岁有孩子人前一副正经八百的石女脸,我不也是到处装个乖孩子。



  我咧着嘴回忆着折腾小姨时候的感觉,邪恶地笑着,「呵——真的吗?」成熟发情的女房东看到了我淫邪的表情瞬间脸更红了,身体也扭捏着,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我的粗暴蹂躏,「嗯……只要保守秘密——唔!」没等她说完那些骚话,我就把小腹顶到了她的脸上。



  「你喜欢这里吧,喜欢这里的味道。」



  我用肉棒膨胀其的突出按压着成熟房东的俏脸,把她的鼻子挤成了母猪的样子,把她的眼镜也弄得歪斜。「唔……嗯,嗯!」但是这个平时冷言冷语的女房东却甘之若饴,好像这是香气扑鼻的花朵一样,满脸幸福地闻着,甚至小嘴还隔着裤子就含起了肉棒,双手也在我的裆下不老实的揉捏。



  「bitch,骚货!」



  「呜呜!」



  被我挡住颜面的她没有反驳,但我看她也根本不想反驳,在我说她bitch的时候甚至她晃动大屁股的频率更快了。



  看到这个欲求不满的妇人我心中的欲望也忍不住了,「还说什么中国人如何如何,我看是你这个日本女人最变态吧!」「呜呜……才不是!」虽然她反驳着,但还是一脸痴迷地吸着我的裤裆,「都是你这个淫臭的问题……你这一定是勾引我这种阿姨才生出来的肉棒!」「内衣小偷女房东还好意思说别人!」我突然生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我抓起了在地上的被我们遗忘的内裤,一把把内裤套在了她的头上,就像变态一样让三角内裤完全罩在她平时那个冷漠的脸上,让我jb的精斑正好对上她的鼻子。



  这一瞬间,女人呆住了,她没意识到我做了什么,我捏住她的脸颊肉让她往旁边的镜子看去,那一刻她似乎明白了自己的淫荡变态模样,身体似乎痉挛了起来,她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想必是在大口吸着我的雄性淫臭,丰满健美的大腿也在互相磨蹭着。



  看到这个情景,我也忍不住了,掏出了被压迫已久炽热的肉棒直接顶入了她温暖湿润的口腔,看着她被黑色男士内裤包裹的头颅,那将将露出的双眼,被挤在一边的发髻,不停地抽插她柔软的口腔。



  女人呜呜地叫着,好像母狗交配时幸福地低吟,她扭着屁股,被压在屁股下的美脚抓挠着榻榻米,虽然没有口红却红艳的嘴唇细心的服侍着我那令她赞叹崇拜的肉棒。



  「唔,你没怎么口交过吧。」



  「呜呜呜……才不是!」



  「哼,你这种欧巴桑还装什么——」



  女人委屈有愤恨地抬着眼,但那种神态好像在撒娇,事实上她心里也在想这一切都是男孩的阴谋,甚至在监控她的起居云云。



  「嘛……额,虽然不怎么熟练,房东小姐,但是——唔,你的小嘴真tm爽!」说着我还晃动着屁股在她变态的脑袋里用力戳了几下。



  「唔哦——啵啵啵——」



  佐藤太太用心地给我吸着,虽然没有什么经验没有技巧不像小姨那种欲拒还迎天见尤怜,但是她大胆而且浑身透露出了对肉棒的渴望,双手在我的阴毛卵蛋上抚弄,鼻孔张张合合吸着我的淫臭,好像是天下最好闻的味道,她的鼻子不停地贴到阴毛里,而舌头也在肉棒上下左右乱倒腾,不时还把嘴里的空气全部抽干,用脸颊内侧的肉壁让我舒服。



  令我奇怪的是我虽然久未尝肉,尤其是这种丰满健康,高挑白嫩的美妇还是我的菜,我居然让这个骚货房东弄了十几分钟都没出来,但更令我惊讶地是她居然开始伤心。



  「呜呜……为什么还不出来。」



  「再弄弄,马上就好了。」



  说着我也在抚摸她的秀发和脖颈,还有下巴肉,慢慢让大肉棒进出她的口腔红唇。



  「唔……人家这种阿姨让人失望吧」她努力地含着鸡巴把话说清楚,但还是很乌涂,「……你不会不要了吧……不会嫌弃我这个没用的女人吧——肯定是,我连吸这个大肉棒都吸不好……」「才不是!」看着她自怨自艾扭动身躯的模样,不知道让我多热血沸腾,我双手固定好的肩膀,就开始来回快速抽动肉棒,让龟头顶住她幼嫩的喉咙,想着这女人发骚的表情,闻着自己肉棒和内裤的样子,还有眼前这幅头套着内裤的变态装扮,努力地让自己发泄出来。



  「就差一点了!」



  「呜呜」



  「放心吧,你这种漂亮的骚货,闷骚的美妇我最喜欢了!」她的眼睛这时候神采了起来,好像安心好像又是自暴自弃,口腔的软肉蠕动得更加剧烈,终于在我的双手探到下面摸到她那对大奶子时,肉棒的精液喷涌而出。



  一股,两股,三股,四股,五股……



  不知道射了几股,开始射到了她的嗓子眼,然后又射进了她的鼻子,然后又射到了罩在她脑袋上的内裤和头发上。



  我把她抱在了我的身上,让她的大屁股做到我的肉棒和腹部上,摸着她的胸脯,闻着她的发丝间汗味骚气,想了想之后又把自己的内裤从她头上摘了下来。



  我和房东小姐都大口呼吸着,我盯着她淫乱的脸庞,看着她从小嘴里伸出舌头舔舐附近的精液。



  「真是想不到……」



  女人听到我的声音才从情欲之中回到现实,胸口起伏便宜了我的色手,但也撇过了头不与我对视。



  令人意外的是她潮红的脸蛋躲闪的申请让我觉得很女性化……很可爱?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而且发射出精液后,我脑袋也清醒了不少。虽然这个成熟房东的身体真的又软又有弹性,丰满又紧致,让我摸了又摸,从梨子版的大胸脯到紧绷的美腿,我甚至还摸了两把刚才乱蹬的小脚……但也差不多了,我觉得今天就此揭过了也不错。



  我的鼻子蹭了蹭她的颧骨脸颊,女人没有回应我,只是任我肆意摸着她的成熟美肉,似乎是沉默的抵抗这我的淫行,似乎她又变回了那个冷漠的女房东。可她散乱的秀发肉体的热度和小嘴呼出的热气却显示了刚才的激战。



  「……喂。」我叫道。



  女人还是不与我对视不回应我,只是两只小手没有什么力气的阻碍着我在她身上乱摸。



  「算了——」我有点自暴自弃了,女人并没有我意料的基本的顺从,我放开了她三十多岁的性感身躯,这一放开反而让她吓了一跳。



  「唉?」



  她的疑问声中带着不可思议还有娇嫩的嗲气。这时候我才知道,那两只手不是在阻止我,而只是在抓绕着我粗壮的手臂。



  「你回去吧……别和人说今天的事情。」



  说着我就要把她瘫软在我身上的躯体推开,这让她的七分紧身裤里的大屁股不停乱扭,翘臀的美妙的弧度让我的大鸡吧爽了有爽。



  「你干嘛!?」



  我推了推她的后背,「还想骂我吗?」



  女人没有骂我,而是转过身做到了我的腿上然后趴伏在我身上。



  「你什么意思?」



  女人推了推镜框摆正自己的眼镜,发情潮红的脸上都是的不信任,「玩弄我到这种地步然后说走吧?」「……不不,我都射出——」「你还年轻吧,还没有满足吧!」女人撅着嘴义正言辞地说道。
TOP Posted:2018-01-20 13:2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